南微桑

【小家伙】

猫儒:

【毒埃&暴卡】


 


 


又名宿主返老还童变成小孩子的沙雕故事


 


 


作者又不正常了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【一】


 


“嘿!埃迪你变小了!”


 


 


一觉醒来的毒液发现有趣的现象,他的宿主现在变成了只有成年男子膝盖高的小孩子,短手短脚的,可爱极了。


 


 


 


“哇啊啊啊,你是什么怪物啊!”


 


 


“怪物?!我才不是怪物!”


 


 


张牙舞爪的毒液凶巴巴的怒吼,这对脑袋存有精灵美人鱼的天真小孩产生巨大的心理阴影,水汪汪大眼睛开始滚出泪水,浑身带刺的毒液立马从成年版缩成了q版。


 


 


“唔啊啊啊!我要daddy!有寄生虫凶我!”


 


 


“别哭啊!”


 


 


毒液紧张兮兮地去擦小埃迪的眼泪,可怜惨了的小埃迪奶声奶气地抽噎:“你道歉!”


 


 


“好的,我道歉。我们去买炸薯球跟巧克力好不好。”似曾相似的一幕如此讽刺,真是天道好轮回。


 


 


果然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呢。


 


 


 


【二】


 


 


“你说你叫暴乱,我是你的奴隶?”


 


 


缩水的大科学家还摆脱不了奶气十足,婴儿肥的脸有着少年老成的庄重。


 


 


暴乱对上那双大得离谱的小鹿眼眸有些忘词,心虚扭开眼睛回答道,“对……”,他其实不是很想承认卡尔顿是自己的奴隶,深怕伤害小孩子幼小心灵。


 


 


“为什么我是你的?”


 


 


喂!关注的重点错了吧!


 


 


暴乱傻眼地说不出话。


 


 


得不到回应的小卡尔顿跳下床,步伐还有点像出生不多久,走路摇摇摆摆的企鹅宝宝。


 


 


“你要去干嘛。”


 


 


从抽屉拿出笔记本的小卡尔顿奋笔疾书,暴乱窜到他眼前,“你叫我拿不就行了。”


 


 


“我是你的奴隶,能使唤你吗?”


 


 


为什么这么卑微的台词能被你念得这般自带嘲讽啊!!!


 


 


暴乱做出了ooc人设捂住了自己的脸。


 


 


 


【三】


 


小埃迪已经接受家里有只与米虫媲美的寄生虫,他坐在地上,整个小身子钻进桌柜掏出零食,他拆开那盒布满尘埃的巧克力,准备下口的瞬间似乎想起了父母叮咛过什么。


 


 


“毒液,你过来一下。”


 


 


“怎么了,埃迪。”


 


 


“这个巧克力给你吃。”


 


 


小埃迪贴心地递到毒液嘴边,白皙小胖手的温度像是要把毒液的心融化,毒液的晶白眼睛开始有变成液体状的预警,他一大口吞下巧克力,“小埃迪好可爱!”


 


 


“好吃吗?”


 


 


“好像不太好吃,味道怪怪的,不太像之前的巧克力。”


 


 


“哦……那大概过期了,扔掉吧。”


 


 


晴天霹雳的毒液有种天堂坠入地狱的感觉,整坨黑色都要白灰下去了。


 


 


“你还不过来吃饭吗?为什么窝在墙角。”


 


 


我难受,想哭。


 


 


毒液如是说道。


 


 


 


【四】


 


“我要去洗澡了,你不能偷看。”


 


 


又不是没看过,都亲手操作过了。


 


 


暴乱坐在窗边暗暗想道,望着那一轮即将沉下地平线的火球。


 


 


洗完头发的卡尔顿像只堕入溪流的小鹿,晃着自己小脑袋甩头发的水,他一小只的身板实在拧不起沉重的吹风机。


 


 


“过来。”


 


 


暴乱回想起卡尔顿怎么使用这个机械东西,小卡尔顿在他腿上乖巧地任他搓圆捏扁。


 


 


暖热伴随轰隆隆声音灌入耳朵,暴乱的动作或许称不上熟练,但是在小卡尔顿皱起眉头的时候会关掉吹风机问太烫了吗。


 


 


隐隐有奶爸的趋势。


 


 


“不是,我在想一个事情。”


 


 


准备入睡的小卡尔顿眨巴大眼睛,眼神停留在暴乱光滑的脑袋,暴乱坐在他床边,享受着小鹿般的憧憬眼神沐浴。


 


 


“你是秃头吗?”


 


 


所以刚刚你是在想这么无聊的问题吗!!!


 


 


“闭嘴,睡觉!”


 


 


爆发脾气的暴乱并没有吓到小卡尔顿,反倒让卡尔顿心中一顿,看来是被戳中痛处了。


 


 


同情心油然而生的小卡尔顿心中一片柔软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【五】


 


两只小家伙在超市购物的时候猝不及防地遇到了,冥冥之中告诉两人好像是旧相识。


 


 


“你好,我叫埃迪.布雷克。”


 


 


“你好,我是卡尔顿.德雷克。”


 


 


“这是我的暴乱。”


 


 


小卡尔顿抱紧怀里的暴乱献宝似的介绍。


 


 


“这是……算了,不说了。”


 


 


我有这么让你拿不出手吗?


 


 


毒液受伤地后退几步。


 


 


“不过,我的毒液超厉害的,你看。”


 


 


小埃迪抱住毒液扬起一抹微笑,念起超人咒语一般,“copy!”


 


 


一只黑色小奶狗在小埃迪怀里摇尾巴,讨好地舔舐小埃迪脸庞,惹来小埃迪发痒地躲闪与笑声。


 


 


“暴乱……”


 


 


“不准!”


 


 


这么没骨气的事情我才不会做!


 


 


小卡尔顿垂下沮丧的头,褐色眼眸写满失落,暴乱内心突然溢满罪恶感。


 


 


“好好好……copy!”


 


 


一只浑身炸毛的缅甸灰色猫咪趴在小卡尔顿肩膀,生无可恋地敬职敬业的喵了一声。


 


 


这下你开心了吧。


 


 


暴乱把头埋进小卡尔顿脖颈,嗅着那传来安抚情绪的青草清冷味道。


 


 


真香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【六】


 


“今天的暴乱没有礼貌的打断我说话,还会把口水喷到我脸上,舌头跟肥嘟嘟的大青蛙一样长……”


 


 


 


看着自己被暗戳戳记仇在笔记本的暴乱五味杂陈。


 


 


他开始怀念那个百依百顺的科学家了。


 


 


“暴乱,我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

 


 


这种致命性的问题给暴乱敲醒警钟。


 


 


“如果我跟长大后的我站在你面前,你选谁?”这个问题归根于暴乱跟他解释了自己先遇到二十年后的他。


 


 


“……保小?”


 


 


害怕小卡尔顿失望伤心的暴乱不按套路出牌回答了。


 


 


“渣男。”


 


 


?????


 


 


难不成要保大?


 


 


 


 


【七】


 


“毒液,今天是圣诞节,你有想要什么礼物吗?”


 


 


小埃迪坐在一堆五颜六色小盒子里整理,毒液溜到他身边,“埃迪,圣诞节要干嘛?”


 


 


“圣诞节可以许愿,圣诞老人会实现你的愿望,带来你最喜欢的礼物。”


 


 


把小灯绳交给毒液的埃迪指挥他装扮圣诞树,不够高的他被毒液安排坐在沙发动口不动手,经过磕磕碰碰的折腾下终于将一课圣诞树装饰起来。


 


 


小埃迪与毒液一起直视这棵成年男子高的圣诞树。


 


 


 


好丑。


 


 


 


两个家伙心有灵犀地吐槽道。


 


 


 


【八】


 


“今天是什么节日,街道为什么这么热闹?”


 


 


“今天是圣诞节。”


 


 


小卡尔顿头也不抬地继续沉浸在书海中,暴乱在他身后的书柜翻了几本书,“圣诞节可以许愿得到礼物?”


 


 


“这都是欺骗小孩子的,我们要相信科学。”


 


 


暴乱坐到那张成人书桌凝视那个小不点,“你没有想要的礼物吗?”


 


 


 


“我想要成为一位科学家。”


 


 


这怎么跟课堂上老师问老套的梦想一模一样的答复。


 


 


“真是小不点。”


 


 


暴乱扔下小卡尔顿一人出了书房,小卡尔顿停下写字,望着空荡荡的书房,沉下夕阳淹没眼里最后的光影。


 


 


又是一个人了吗……


 


 


落寞地看着桌上的笔记本,一颗颗水珠浮在纸上突兀得很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【九】


 


“毒液,上!”


 


 


镜头巧妙地转向站在街巷口的身影,一个小团子的大小气势汹汹地指着欺负小狗的少年群体。


 


 


“噗哈哈哈哈,哪里来的小屁孩……”


 


 


阴森可怖的黑色液体逐渐成形,渗人獠牙张盆大口,活像从惊悚片爬出来的怪物。


 


 


“啊啊啊……你们到底是什么啊!”


 


 


“我们是……毒液!”


 


 


露出一张肥嘟嘟笑脸以及毒液骇人的形态,怎么看怎么违和。


 


 


四散逃开的少年深怕下一秒丢了性命,小埃迪蹲下身子抚摸那只瘦弱小狗,毒液坐在他肩膀望着自己宿主的侧面,细碎白点落在了他鼻头。


 


 


“下雪了。”


 


 


小埃迪伸出手接住纷飞的雪花,毒液伸出舌头接住那冰凉凉的晶体。


 


 


“埃迪,我知道我想要跟圣诞老人要什么礼物了。”


 


 


“我想要跟你一起。”


 


 


小埃迪抱住毒液蹭了蹭,温热的身体贴近毒液的躯体,“这个礼物圣诞老人给不了啦,但是,我给得了。”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【十】


 


小卡尔顿站在玻璃货柜外看那颗亮丽精致的圣诞树,那琳琅满目的小盒子那么多,却没有一个装有自己想要的礼物。小手摸上那结了一层薄冰的玻璃,打了个冷颤的他刚要收回手,暴乱握住他的小手。


 


 


“想要什么礼物了?”


 


 


低哑金属声音在心海里翻涌,小卡尔顿听得清清楚楚。


 


 


“我没有想要的礼物。”


 


 


“没有圣诞老人,还有我。”


 


 


暴乱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瓜,小卡尔顿咬唇握紧小拳头,“我……我想要一只粉红泰迪熊。”


 


 


我现在收回那句话还来得及吗……


 


 


认命的化成一只跟小卡尔顿一样大的粉红泰迪熊,小卡尔顿眼睛逐渐睁大,眸光悠悠浅浅的。


 


 


抱住暴乱化成的泰迪熊,小卡尔顿把头埋在心脏存在的位置,暴乱感受到一点点湿润扩散在胸口。


 


 


“小朋友,你迷路了吗?怎么一个人?”


 


 


看不清脸庞的女人低下身问小卡尔顿,小卡尔顿摇了摇头,仰起头是红通通脸庞。


 


 


“我不是一个人。”


 


 


他抱紧怀里那个柔软的粉红泰迪熊,小手正牵着泰迪熊的小爪子,好似要把那个玩偶揉进骨肉中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后续:


 


原来是梦吗……


 


 


 


毒液歪头看还在熟睡的埃迪,转身看窗外下雪的景色,继续在脆弱的脖颈处找了个合适的位置,满足地蹭着,听到了那跳动的声音。


 


 


如同是自己心脏有了呼吸。


 


 


“怎么了吗?暴乱。”


 


 


梦醒的暴乱沉默不语,他扭头看那个满是虔诚问候的温柔科学家。


 


 


“人为什么会做梦,卡尔顿。”


 


 


“这与人的日思夜想有关,大多时候人醒过来后,是记不清梦里的事情的。”


 


 


卡尔顿似乎在暴乱那晶白眼睛看到笑意,最后被搂入怀里倒在被窝。


 


 


“今天就赖床一次吧,我的科学家。”


 


 


自己确实记不清梦里的事情了,只有那个热情又真挚的拥抱还深刻得很。


 


 


回抱上自己信仰的君主,今天的寒冷被驱赶得一干二净了。


 


 


 


====================


 


噫呜呜噫,我想要评论……